歡迎來到清潔供熱分會!
掃碼關注我們
您所在的位置:
煤改氣爛攤子如何收場?河北多地燃氣限購,中國燃氣稱嚴重虧損!
時間:2019-11-28 來源:天然氣行業觀察
分享到
       前文《2019,氣荒再見,再也不見》、《刺激!三桶油保量不保價,LNG漲1780元!冬供暴漲該怨誰?》等多次提及過,今年冬天保量不保價,根本不缺氣。
       一般而言,在氣荒時,工商業會被優先停限供,居民用戶作為燃氣公司民生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線,不會輕易出現問題。
       可是,最近,剛剛進入供暖季的河北多地就傳出天然氣限購的消息,而且仔細看絕大部分限購的均是這幾年轟轟烈烈剛干完煤改氣的地區。
       在全國不缺氣的背景下,工商業敞開用,居民天然氣卻被限購,這盛世奇景!

河北多地居民燃氣限購,中國燃氣稱虧損嚴重!
 
       近日陸續在網上爆出,上市公司中燃集團的多家河北地方公司向農村煤改氣采暖用戶發布限購通知,通知稱因上游供氣方冬季氣價上漲,決定對農村煤改氣采暖用戶采取兩檔價格供應天然氣,如果用戶選擇每立方米2元多的低價購氣,則必須分次限量購氣,一次購氣充值限額為100元;如果選擇每立方米3元多的高價購氣,則充值不設上限。
       而單次充值100元的氣費,對于一個正常的天然氣采暖用戶而言,也就是2-3天的氣量。
       如果按這樣充值,這對于煤改氣采暖用戶而言,這個冬天基本上要么在燃氣公司營業廳繳費,要么就在去營業廳的路上。
       這其中,還包含了在國家千年大計雄安新區設立的雄縣中燃燃氣銷售有限公司。
       由于剛剛襲來的北方寒潮,北方地區居民亟需冬季采暖,此次居民燃氣限購事件也引起了地方居民的投訴與不滿。
 
 
       在雄安新區如此敏感的區域敢實施居民燃氣限購,想來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
       按照網傳的雄縣中燃燃氣銷售有限公司的一份通知稱,由于上游冬季采購氣價上漲,冬季采購價格是2.968元/方,2017年采暖季保供該公司氣價倒掛虧損2970萬元,2018年取暖季保供氣價倒掛虧損1722.016萬元,兩年總計因氣價倒掛造成虧損4692.016萬元。
 
 
       中燃公司稱運營風險越來越大,保供形勢嚴峻。為保證廣大百姓溫暖過冬,按照國家上下游價格聯動政策,該公司采取“采購價格+配氣價格0.63元”的價格,在冬季進行預收、預充值,待上游落實氣代煤返還政策(目前國家發改委已發文明確相關政策)或政府落實補貼政策后,該公司向用戶多退少補予以返還。
       隨著政府有關部門的介入,多地已緊急叫停燃氣公司的限購行為。
       但這場煤改氣引起的曠世奇景,究竟是怎么造就的?

人間不值得!煤改氣如何成了爛攤子?
 
       去年底推送的前文《人間不值得,轟轟烈烈的農村煤改氣值得嗎?》曾經詳述過大規模推進農村居民煤改氣存在的一系列問題和隱患:
       1、多煤少氣的中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大規模煤改氣需進口大量價格昂貴的天然氣,這些成本最終還是轉嫁到老百姓身上;
       2、城鎮管道燃氣這么多年發展過來,主要是解決了在城市人口密集、房屋密集、高樓密集的環境下能源安全廉價輸送配送的問題。如果把城鎮管道燃氣整到農村,花幾百萬對一些零散的村落單獨建設10公里、20公里燃氣管道以及其他配套設施,但每年用個十多萬方氣,投資收益完全無法計算;
       3、把城鎮管道燃氣整到農村,農村地區對于管道燃氣的認識和安全意識相對薄弱,而同時用戶分布更廣,城燃企業難以按照城區配置合理的安全管理人員,可能直接導致農村管道燃氣巨大安全風險;
       4、天然氣采暖生來就是奢侈品,在城區尚有很多居民無法承受天然氣壁掛爐冬季采暖的成本,而要求遠在農村經濟條件相對較差承受力較低的居民以數千甚至上萬的成本冬季采暖完全屬于資源錯配; 
       5、農村地區經濟承受力有限,每戶居民完成煤改氣采暖設備加燃氣管道安裝費至少需支出8000元左右,1000萬用戶需支出800億,當然通算下來,政府會承擔一部分,但這部分補貼支出對于目前本來就負債累累的地方政府尤其是縣級政府恐怕也是壓力如山。再者,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開支同樣來自納稅人;
       6、天然氣采暖自帶“搶峰惡習”,造就儲氣調峰大問題,最終釀成歷史性氣荒慘劇。
       一語成讖!
       煤改氣兩年多過去,后續隱患及問題逐步顯現,真的是人間不值得,居民煤改氣更不值得!
       這次限購的矛盾點在于上游氣價上漲而搞煤改氣的燃氣企業又無法直接向煤改氣用戶順價,不得不采取限購政策,以間接迫使居民少用氣,企業少虧損。
       前文《柏拉圖《理想國》與中石油虧損的2300億》提過中石油在今年3月制定的天然氣銷售2019年年度(2019年4月1日-2020年3月31日)調價方案大致為:淡季合同量內氣價在門站基準價基礎上上浮20%,旺季合同量內氣價上浮20%到45%之間。
       最終在各方的壓力與反饋之下,上游雖然在淡季漲價上做出了一定讓步。但非采暖季打折優惠了可不代表冬季繼續打折,冬季得漲回來。上游與下游城燃公司已經簽訂的冬供協議中,其實已有部分氣量漲幅超過30%,如果還不夠就去交易中心競拍。
       上游不斷的在漲價,如果城燃企業終端能夠將上升的成本順給用戶的話,那還不會虧。
       但如果順不出去,對于一些工商業市場比較成熟的大型城燃企業而言還能夠用工商業的價差對居民采暖氣價進行一點交叉補貼,還得堅持一段時間。 
       而對于一些專門做農村煤改氣的燃氣企業而言,農村地區本身就缺乏工商業市場支撐,純粹是居民用戶,一旦居民用氣無法順價漲價,那么這些企業肯定會立馬出現出現巨虧,類似于雄安中燃這種情況。 
       而國家發改委在前段時間答記者問時,明確要求“供暖季期間,各地不再調整居民用氣終端銷售價格。對居民用氣“量價齊保”,居民用氣門站價格不上浮。”
       不過按照前面雄安中燃的說法是,待上游落實氣代煤返還政策(目前國家發改委已發文明確相關政策)或政府落實補貼政策后,該公司向用戶多退少補予以返還。
       也即是,上游氣代煤返還政策以及地方政府補貼政策目前暫未落實,而上游氣源采購費用是需要燃氣公司實時結算的,居民用氣不讓漲,上游返還及政府補貼均未到位,燃氣公司便承擔了巨額的賬面虧損以及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這還不考慮這些返還和補貼是否能夠完全覆蓋氣源倒掛的成本。
       另外,其實,在煤改氣氣源供應方面,上游也是有苦難言的。
       近年來,隨著煤改氣運動不斷推進,國內天然氣需求快速增長,上游單位每年需要大量采購國外管道氣或LNG資源,由于居民門站價不讓漲價,上游尤其是中石油每年承擔了巨額的氣源進口虧損。
       發改委規定采暖期間,居民門站價不能漲價,上游別無他法,居民用氣高昂的成本肯定會部分向非居用氣傳導,已建立上下游氣價聯動機制的燃氣公司則將部分上漲成本傳導至終端工商業用戶。
       部分居民用氣的成本傳導至非居工商業用戶身上,實質上也是對本就風雨飄搖的實體經濟撒了一把鹽。
       再看那些已經煤改氣采暖的農村居民用戶,其實日子也不好過。一方面天然氣采暖本身就比原來的煤采暖成本要高不少,在經濟上面臨較大壓力;另一方面還面臨著采暖溫度不足、燃氣限購的困擾。
       今年兩會期間,便有人大代表提出國家及地方政府要對煤改氣居民進行氣價補貼,讓農村居民能夠用得起清潔采暖設施。
 
 
       從地方政府角度來看,煤改氣之后,同樣面臨巨大的居民用氣補貼問題,這對很多財政本身已捉襟見肘的地方政府而言壓力山大,這也是目前很多地方煤改氣補貼遲遲不能落實的原因。
       這個改革政策出發點是何其的好,可最后終于還是出現了去年就預計到的一個任何一方均不滿意的困局:
       政府貼不起、上游供不起、城燃賣不起、農民用不起!

這場黑色幽默劇該如何收場?
 
       一個好意的政策最后演變成了一場黑色幽默劇。
       癥結在哪?
       根本原因是天然氣分戶采暖生來就是奢侈品,在城區尚有很多居民無法承受天然氣壁掛爐冬季采暖的成本,而要求遠在農村經濟條件相對較差承受力較低的居民以數千甚至上萬的成本冬季采暖完全屬于資源錯配。
       如果按照目前的劇情演下去,大概無外乎幾種結果:
       1)政府兜底,持續支付補貼讓燃氣公司供得起,不至于持續虧損至破產;
       2)政府、上游、燃氣企業三方各自承擔一部分,只是在這種方案里,如果燃氣企業只有農村煤改氣用戶的話,還是與第一種一樣持續虧損破產的結局;
       3)政府無法持續補貼,終端居民用戶不準漲價,燃氣公司供不起,持續虧損破產,退出該地區煤改氣;
       4)政府無法持續補貼,燃氣公司對終端居民用戶漲價,農村用戶因經濟能力有限,承擔不起4個月的天然氣采暖,要么倒回去采取其他替代方式采暖,要么靠抖過冬。
       煤改氣這個局,相當難解!
【稿件聲明】:
凡來源為IMSIA國際金屬太陽能產業聯盟的稿件,版權均歸IMSIA國際金屬太陽能產業聯盟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

  •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2021 清潔供熱分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42900號